登陆

*ST中捷(002021):股东争斗再起波澜 二股东追求董事座位未果

admin 2019-09-16 324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因为表决权及投票权托付纷争,*ST中捷(002021,SZ)几位股东之间产生了一些不合。继第二大、第三大股东联手申述上市公司后,第二大股东宁波沅熙股权出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沅熙)提交暂时提案,企图追求空缺的董事座位。

  不过,*ST中捷9月15日晚间布告称,宁波沅熙暂时提案不满足提早20日提交的时刻规则,董事会以为不宜提交行将举行的暂时股东大会审议。

  二股东暂时提案无法提交

  本年5月份和9月份,*ST中捷独立董事郁洪良、董事王端先后提出辞去职务,上市公司抉择于9月25日举行暂时股东大会补选董事及独立董事。其间,董事提名人张炫尧为*ST中捷控股股东浙江中捷环洲供应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捷环洲)提名引荐,其不曾在公司股东、实践操控人等单位作业,与持股5%以上股东、上市公司及董监高人员也不存在相相联系

  二股东宁波沅熙也企图抢夺空缺的董事座位。9月12日,宁波沅熙向*ST中捷董事会送达暂时提案,分别为修正公司章程、提请补选余雄平为董事的方案,提议在9月25日举行的暂时股东大会上审议。

  *ST中捷9月15日晚间布告称,依照《公司章程》规则,持股15%以上的股东推派代表进入董事会,应在股东大会举行前20日书面向董事会提出,并提交有关资料。因为不满足提早20天的时刻规则,*ST中捷董事会以为提请补选董事的暂时提案不宜提交暂时股东大会审议,原定的审议事项不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宁波沅熙暂时提案因不满足时刻规则未能提交的状况,现已不是第一次了。

  本年4月份发布年报后,*ST中捷抉择于5月17日举行2018年度股东大会。5月6日,控股股东中捷环洲提交暂时提案,提请推举独立董事,董事会赞同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同日,宁波沅熙也向上市公司送达了暂时提案。

  5月7日,*ST中捷董事会回复宁波沅熙称,暂时提案的部分内容与公司董事会现状不符,不宜提交。当日,宁波沅熙赞同撤回上述与现状不符的内容,并将其他内容作为暂时提案提交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

  但*ST中捷《公司章程》规则,暂时提案需在股东大会举行十日前提出并书面提交。董事会以为,宁波沅熙提案提交日为5月7日,不满足提早十天的时刻规则,抉择不将暂时提案提交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

  股东内斗引发诉讼

  5月份提出暂时提案未能如愿提交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宁波沅熙并不信服。*ST中捷7月16日布告称,公司收到法院传票,宁波沅熙、第三大股东蔡开坚申述上市公司,恳求吊销*ST中捷2018年度股东大会经过的悉数抉择。

  到2019年6月末,中捷环洲、宁波沅熙、蔡开坚为*ST中捷前三大股东,持股份额分别为17.45%、16.42%和8.85%,宁波沅熙与控股股东持股份额相差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引发此次诉讼的缘由,是蔡开坚与中捷环洲之间的股份表决权及投票权托付的真假不明。*ST中捷于5月14日布告称,中捷环洲与蔡开坚签署了《表决权及投票权托付协议》,蔡开坚将所持*ST中捷悉数股份的表决权及投票权全权独家不行吊销托付给中捷环洲。但蔡开坚在2018年度股东大会后表明,未签署《表决权及投票权托付协议》,随后与宁波沅熙联手将上市公司诉至法院,恳求吊销2018年度股东大会的一切抉择。

  因为两边各不相谋,上市我与汉卿的一生公司也无法辨别真假,表明“终究应以司法机关对《托付协议》免除效能作出确定为准”。

  现在,上述案子没有判定,对*ST中捷的影响尚无法判别。法院已于近来裁决查封或扣押上市公司所持有的落款时刻为2019年5月12日的《表决权与投票权托付协议》,以保全依据。

  保壳形势严峻

  记者注意到,尽管宁波沅熙接连两次针对*ST中捷股东大会提交暂时提案,且表现出追求董事会座位的目的,但在2019年头,宁波沅熙好像并没有介入上市公司办理的主意。

  *ST中捷2月1日布告称,宁波沅熙与景宁聚鑫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宁聚鑫)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以协议转让方法,将所持*ST中捷悉数股份1.13亿股转让给景宁聚鑫,转让总价款为5.65亿元。

  可是,这一股权转让并未顺利进行。3月15日,景宁聚鑫授权代表向*ST中捷发函,称“现因上市公司董事长辞去职务,公司办理状况存在不确定性改变,因而景宁聚鑫抉择与宁波沅熙持续洽谈买卖事宜。未来是否可以持续完结买卖,尚存在不确定性”。

  宁波沅熙3月29*ST中捷(002021):股东争斗再起波澜 二股东追求董事座位未果日回应称,仍未收到景宁聚鑫付出的股份转让款,现在正与各方活跃洽谈推动本次买卖,若有新的发展再告诉上市公司。

  到现在,*ST中捷并未发布宁波沅熙股权转让的进一步音讯。

  股东内部胶葛没有有清晰成果,*ST中捷的保壳压力却是近在眼前。因为2017年、2018年接连两年净赢利(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赢利,下同)为负值,公司股票被“*ST”。假如2019年净赢利依然为负数,公司股票将面对暂停上市的命运。

  但是,*ST中捷2019年以来的运营成绩并不抱负。2019年中报显现,本年上半年*ST中捷净赢利亏本2955万元。公司估计本年1~9月净赢利仍旧亏本,亏本额为4300万~5700万元。现在,*ST中捷主营的缝制机械产销出现下行趋势,经过主业改进来完成“保壳”的方针明显压力较大。依照公司方案,在改进主业的一起,*ST中捷(002021):股东争斗再起波澜 二股东追求董事座位未果将加大金钱收回力度,保证资金安全,但能否协助扭亏仍是未知数。

*ST中捷(002021):股东争斗再起波澜 二股东追求董事座位未果

(责任编辑:DF515)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